精彩报告 | 杨秀英:质量引领,系统支撑—学校内部质量保证体系建设实践分享

发布时间:2019-08-05

 

 

 

各位老师、各位专家,大家好!非常高兴能来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上海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的诊改工作体会。

 

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诊改工作建设。

 

 

 

 

经济技术在不断发展,在诊改建设过程中我们需要采用两个理念。

 

一是下有底线,要符合高等职业院校办学的标准,上海高等教育的标准必须符合国家教育部对办学标准的要求。

 

二是上不封顶,落实职教20条,建设多元办学格局、完善技术技能人才激励保障政策、加强职业教育办学质量督导评价。

 

 

学校的发展标准是学校章程、规划、年度计划,还有组织架构等。

 

学校成立专项组时以功能把专项组分为标准组和平台组。

 

标准组由各个二级学院的教学副院长组成,对五个层面质量把控的必然标准进行梳理。

 

平台组以信息中心为主,信息中心由业务领域转变而来,所以对教育教学标准的理解非常清晰。

 

 

 

质保体系框架是55821,致力于全员、全过程、全方位育人。

 

第一个5是质量打造。

 

标准的问题是五个层面和纵向决策指挥系统。五个层面:学校、专业、课程、教师、学生。

 

 

这是专业层面指标结构图。

 

 

 

 

课程层面指标。

 

 

 

 

这是教师层面。

 

我们需要衡量两个方向,一是个人发展,二是团队发展。

 

优质教学团队平台有自己的一套指标,九个指标当中要符合五个指标。

 

各个院校组合指标的答案和成绩是不一样的,但是最终仍然能体现团队的贡献绩效。

 

不管最后团队绩效拿出来怎么样,我们都不能忘却是个人发展在团队里奠定了基础,没有个人就绝对没有团队的成效。

个人发展的一部分与职业直接挂钩,比如教学能力。

 

我们制定标准的思考范围有两种,学习能力和个人素养等。只有拥有学习能力,才能有发展前景。

 

诊断的结果性衡量指标是量化的,因为对机器来说,定性描述比较难,所以尽量把所有指标进行量化。

 

学生发展方面我们也有团队进行跟进,主要包括学生学业和职业的发展。

 

学生踏进校门的第一天起,他就接受了学校的文化以及学校对他专业的掌握。然后把指标体系化解成机器的语言。

 

 

第二个5是构建过程。

 

这个过程为教育部文件里的八字螺旋,八字螺旋五个层面都必须要建立。

 

以学校层面为例,即使全国1400所院校都用8字螺旋,8字的形状也不会改变,只会改变当中的线路。

 

 

上8体系中这条线对学生来说,小到一次活动,大到一个学期的表现。

 

下8体现的是学校一定周期,这个周期可以是一个学期的周期,也可以是一年的周期、一个学年的周期。把周期定好后,做一个总的评估。

 

这就是一个动态的、不断改进的过程,诊断与改进的词义就是这样来的。

 

所以上8字也好,下8字也好,是过程性的螺旋构建。

 

8体现全员性和全面性。

 

在整个过程中,全体人员要参与确定一个标准,要对各自岗位上的职责进行梳理,以及我们要做到什么程度。

 

确定好后,日常教育教学的过程要符合标准。正常的工作过程中要抓取过程性的数据,分析后利用分析结果来进行进一步的改正。

 

 

 

 

 

接下来是2。

 

我们平台要体现运用一个改进性,改进性在5中的目标标准是双链以及8字螺旋计划平台的数据标准。

 

但实际上我们各个院校已开发出部分应用性管理系统,如教务管理、学生管理等等。

 

单用系统对我们学院来说是非常清晰的,在建设过程中我们发现几百上千个指标当中,有些平台的数据抓取是不够的,所以要开发这个平台。

 

后来我们将实际数据与诊改的支撑系统进行比较之后,发现了偏差。偏差通过平台来体现。平台体现之后,我们进行状态比对就找到了诊改点。

 

但最后我们的目标是要实现质量提升,所以这个2字是主体,强调主体性。

 

1是一个支撑平台。

 

 

 

系统支撑怎么支撑?标准学校要成为一个什么学校?

 

指标体系是固化的,对某一位教师来说,他要成为一位什么样的教师是他自由选择的。

 

但我们实践下来发现,如果由教师自己来确定自己的标准,目前为止还是有些困难。

 

我们把这个标准调整了一下,规划目标,设计标准。

 

按照五个层面把指标二级学院职能部门化解,再化解到专业,一层一层地化解到课程、教师和学生,最后,目标就分解了。

 

上8字螺旋的整个运行过程,是要在平台里要不断地抓取动态的数据,因此我们就能了解情况,得出结论性意见。

 

下8字螺旋是什么概念?

 

到了一定阶段,我们需要用数据来反馈到质量标准,用数据的现状来反映现实。

 

反映出现实之后才能找到目标和现实之间的值,下一年度的目标才能制定新的起点。

 

 

 

3S职改的诊断平台,我们是希望有不同的不断的上升空间,而且它是一个智能型、服务型的诊断平台。那么这样的一个平台,我们希望给教师学生们提供的是无感知、无额外负担的体验。

 

 

 

 

接下来和大家分享我们学校的案例。

 

首先,平台对接,数据要集成。

 

平台对接怎么做?目标引入,教育教学的过程尽量做到无感知,并且要体现平台的强大分析功能。

 

标准由我们制定,实际状况需要现实采取,我们把之间的关系进行比对,通过运行模式搭建模型,对行数据进行分析。

 

我们的目标是今后为上海人才数据平台提供数据依据,现在上海市各个院校还要靠人工填写人才状态数据平台的内容。

 

 

 

我们希望这个平台今后能够做到日常抓取,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质量管理的常态化运行。

 

尽管它是一个可以揭短的平台,还是一个对教师评价排名次的平台,但是这是不可回避的一个过程。

 

对人才的培养,如果没有真才实学,没有能够培养出来真正适应行业发展需要的学生,那么对于我们教育工作者来说,任务就没有完成。

 

这是对我们质量的理解。

 

 

 

高校教师对教研知识转化的要求比较高,需要对科研任务集中。

 

假设今年我们想要做到教研服务对企业提供技术支撑、自主服务,那么转换的价值需要精良。

 

打个比方,今年学校需要做到1000万,那么就由科研处把1000万化解到各个二级单位各个二级学院,以此类推。

 

这里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图书的流通次数是18000册,图书实物流通不是这18000册,我们根据学生的数量大小,把它分解到各个二级学院,所以右边呈现的是我们各个二级学院分别要承接的数量。

 

从这里大家就可以看到,我们最大的一个学院就是通讯与信息工程学院。

 

 

上海对院校的管理进行了改革。在三年前开始做分类评价,一类是部属院校,一类是211院校,一类就是新升本的普通的本科院校,还有一类就是职业院校。

 

我们把分类评价的指标体系融入到我们的年度目标。

 

在我们平台的质控点里,专业点有98个,课程点15个,教师点40个,学生点27个。我们把这些质控点全部分解。

 

阶段开年到现在我们有12个点要引起注意,叫预警。

 

 

举个例子,教师层的王老师,他的质控点叫年度科研工作分,我们要达到80分,我们抓取的时候只有40分,所以我们给他的等级是B,要对他进行预警。

 

他可以在上面自我诊改,根据质控点、目标实现的程度,来写我现在处于什么状况,我如何来进行改进。

 

现在设计的平台很好,导入使用都非常好,但是从学校内部来说,数据源的更新慢和数据源的数据不充分是我们目前面临最大的困难。

 

这个不充分,我们怎么来解决?

 

第一,优化业务系统,保证数据的全面。

 

优化业务系统,简而言之就是根据你已有的系统来看过去缺什么系统,是否把这些列入到2020年的工作计划。

 

第二,目标明晰的层面进行严格考核。

 

 

 

建设过程中我们碰到了一些困难,教委要提数据到教委的平台,平台搭好了,但各个院校的数据对接有一定的难度。

 

每个学校信息化建设水平不一样,认识程度不一样。但我认为无论是进度的快,还是慢, 最重要的是大家一定要达成共识,然后迈小步不停步。

 

标准体系和系统还有要优化的地方,了解短板,及时改正,是我们作为职业教育工作者真正应该要做的。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感谢大家聆听。

 

(本文根据杨院长在2019长三角职业院校质量保证体系内涵建设研讨会上的主题报告整理,略有删减,未经嘉宾确认